Tolerance

圣诞快乐鸭!!!

        我得首先改变我的态度,我的三观是否有些自我,片面。以及,自我说服能力是不是误导了我自己。我是否真正友善,是否有些狂妄自大。我十八年来,在有记忆的十二年来是否一直都在骗自己假装扮演了自己内心的角色,还一直自满,一直乐在其中。

        其实我内心知道,每次在接近答案的时候我都选择了回避,让自己继续欺瞒自己,继续自满下去。

        现在想来,不过是自我保护罢了。自己...

现在的生活也是晒太阳,只不过和以前相比是没有趣味的晒太阳。但本质上没有什么变化,都有益于身心健康。

可以,我现在追了41对cp

        窗外的风景向后奔跑,我觉得自己没有一点的前进,反而跟着冒着绿芽的草尖向后倒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时的震动,朝它瞥了一眼,自己的思想又混混沌沌的飘向他处。
        我遇见她的时候,自己的右臂和小腿都打着石膏,于是就伸出左手悬在空中,等待着她的回应。她笑嘻嘻的看着我,伸手拽住我的右臂,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笔舔了舔笔尖在石膏上写下一串数字,2012。转头走掉了。
       ...

        一件深棕色的大衣,黑色的牛仔裤,配上一双休闲鞋。夜晚两点多,路灯亮着,发出苍白色的光,半数光亮被高及半楼的树遮掩去了。拐进一条小巷,路上的石板黑黝黝的发亮折射出月光。出来后,又是一天较窄的街道。街角一家面馆亮着灯,苍白头发的老人揉着手中的面团,一下一下的用力。

        “要一碗面。”热腾腾的白气钻进额前的发丝,穿到头皮处,温热。伸手拿起桌子上放置的便利贴,吃一口面,便腾出手在便利贴上写字。吃完了面,一张便利贴也写满了。付好钱,“蹬...

被注视从而心跳加速,呼吸不再流畅,一举一动都在心中彩排后再搬到现实中。他(们)在看着你呢。每时每刻你都充分的活世界中,从不寂寞,从不孤独。

不被注视,即使不呆在角落里、在最喧闹的地方你也无法激起亿万分之一的那个他的好奇心。你不是参与者。但你行动连贯,步伐轻盈,可以看到世界中别人看不到的色彩。

你愿意成为那一个角色,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快乐。
——WRJ

内心空荡荡的,总觉得少些什么。
感情满的好像要溢出来,但仔细深究,又什么都没有。
像捕捉不到的风,只是擦肩而过,徒留内心的焦灼不堪。
觉得自己是在等待些未知却又能填补自己内心空缺的东西,可没有耐心,只能碎碎念念的抱怨,折腾着自己在黑夜还思想清晰。然后时间就沉默着往前推移,自己的这份焦灼,到头来都会忘却。
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为何只有我这般生存着。

“死亡是盛宴啊”
沿着酒杯,用红艳的舌头舔着透明的玻璃,显得她色情而又萎靡。
“你说的不对”
“哦?”
女人将注意力从酒杯转向对面的男人,此时的宴会是如此的嘈杂,女人们双腿交叉的坐着,夹紧下部来给自己施加一种奇妙的紧张与刺激。男人们将自己油腻的手掌放在她们的腰上、腿上缓缓摩擦,然而面部确是十分严肃,拘谨的微笑、谦逊的谈攀。
对面的男人看向自己,灰蓝色的眼睛干净清澈又蕴含有神秘的勾引。他的手里还握着刀叉,在对话的上一秒他还在从容优雅的进食中,而现在他的兴趣转向了自己。
“死亡是妓女”
他挑起嘴角,在女人的注视下回复着疑问。
“难道,不是吗”
他的笑容愈发的深,眼睛里却如冰封的荒原,凝结。
在这热闹的宴会上,有趣的世...

合肥,三河古镇

1 / 2

Tolerance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 Tolerance | Powered by LOFTER